登陆

原创此战未放一枪,一旅长和团长就被捉去!敌将活97岁都没想理解咋回事

admin 2019-08-20 25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在多数人眼中,萧克上将是一位儒将,军事奉献不及他在文学的名望大。

由于他写作的一本《浴血罗霄》曾取得茅盾文学奖。

其实,萧克交兵,比他的写作还要强很多倍。

在赤军时期,萧克便是军长、军团长等级的将领。而且指挥赤军打过不少好仗、奇仗。

在30年代,他曾未放一枪一弹,将敌一旅长和团长被活捉而去,歼敌1700。此战,他的敌手是陈诚的嫡派师长王东原。

这位王东原长命活到97岁,至死都没想理解这一旅长一团长是如安在阵地被赤军掠去的。

这是怎样一回事呢?

这得先从王东原说起。

王东原是安徽人,却在湖南于何健手下为将,由于与陈诚是保定同学,被陈提拔为第15师师长(有材料说他于1935年升任师长,时间上是不精确的),并被派去江西永新“剿共”。可是手下旅长张彀中与军长刘建绪是同乡,打得火热,窥探师长之职,时间想王东原取而代之。

一天,军长刘建绪忽然从茶陵发来一份急电说:

“据报江西永新方向巨‘匪’有向酃县进扰,截击运输线容貌,希侦办理解,回师痛剿,勿任漏网,并限立复,刘建绪。”

王东原原本对刘建绪存有戒惧心,刘既来电,不敢不睬,所以改而借此巴结,平缓他支撑张彀中攫取师长愿望,立刻来电:

“军长刘:

电祗悉,谨遵钧命,拟留汪旅镇守永新,职亲率侯、张两旅于本日由永新动身,向酃县方向‘搜剿’一举而聚歼之,保证后方联络线安全。

职王东原。”

可是在未动身前,当天下午,王东原就接到陈述,赤军约5000人,由安福金田方向有向永新侵犯妄图。他当即紧张起来,好在安福方向尚远,而刘军长的电令非履行不可,所以仍是硬着头皮,命令明早5时调集结束,派43旅旅长侯鹏飞为先遣支队司令,向酃县方向行进,迎头痛击赤军,自己率张旅和师直属部队,在侯旅后方5000米远处跟进。

可是,第二日早晨动身后,到了上午10时半,不料令人震惊的音讯传来:先头的侯鹏飞旅长及其第86团团长徐本桢已被赤军在澧田邻近匿伏截击,活捉而去。部队全未打开,也未放一枪,就由赤军押着侯旅长、徐团长两人,令其命令所部,立刻登上山上树林中集结,如不听令,立刻枪决。侯徐两人只得命令:所部整体立刻上山。侯旅一切官兵都知道遇变,但谁也不敢放一枪,谁也不敢停一步,如同赶鸭子相同,头也不敢回一下,立刻快快爬上山去了。后边一团是第85团,由徐洞团长带领,留步不前,既不敢追,也不能放一枪,生怕打着徐本桢自己和侯鹏飞自己,束手无策,只好飞报在后方5000米远处的师长王东原。

这时,王东原只知发作了事端,但未听着打枪,原创此战未放一枪,一旅长和团长就被捉去!敌将活97岁都没想理解咋回事正在疑惑中,不幸音讯传来!他立刻面如土色,半响只说:“糟了!”瘫软下来,抱头大哭,如丧考妣。

过了大半响,他才缓过神来,派兵盯梢“追剿”,命令:“抢救旅、团长,有功者赏洋一万元。”可是,主力跑过去,追到山,早已不见赤军和徐旅一个人影子。

王东原一场“搜剿”战,在行军不到20里,未放一粒子弹,未杀伤一人,便白白送赤军一笔大礼,原创此战未放一枪,一旅长和团长就被捉去!敌将活97岁都没想理解咋回事计有旅长侯鹏飞一名,团长徐本桢一名,副旅长以下到团长营连排长,全团官兵和旅部直属官佐战士1700多人。成果,他吓得带领主力当即原路回来,约在下午3时才悉数撤回永新城,命令用机枪封闭城门。

战后,第15师的政工处长何英讥笑说:

“赤军这种奇妙战略与战术,真是突如其来,使你措手不及,便束手待毙。尤其是最滑稽可笑的事,是用你本来指挥人,押着你命令向赤军所指示方向行进,还不敢慢走一步,还不敢回头看一下,手中有枪不敢打,有子弹手榴弹不敢放,一放了就会打着你自己的人,你的旅长团长立刻就要死在刀下,成为分尸魂,后边的部队,仅仅张口瞪眼送别,也是不敢放一枪抛一弹,真是使你啼笑皆非,欲哭无泪。”

发作如此为难之事,怎么善后,怎么上报,便成了最严峻和最火急的问题。王东原思维紊乱,到了下午6点钟才牵强吃了早餐。到7时,约见手下商议怎么应变,随后议定:

1.电呈何健和刘军长陈述事故通过,捏报苦战景象,以减罪行,自请处置。

2.派参谋长陈孔达署理43旅旅长,原创此战未放一枪,一旅长和团长就被捉去!敌将活97岁都没想理解咋回事调师直属工兵营编为第86团,以工兵营长刘履德署理团长之职。

3.密派陈孔达特地往南昌,向陈诚面报苦况,请他在委座前代为缓颊。

4.函知侯、徐家族说二人有病,以免前来羁绊。

5.密切注意张彀中的举动。

几天之后,被俘官兵被赤军放回来,成群结队归来。王东原得悉:赤军对俘虏均很好,但开了一次公判大会,一些俘虏控诉团肖青璇长徐本桢克扣军粮军饷,吃空缺,优待战士,已被宣告罪行,履行枪决了。侯旅长也有战士控诉,但当场带下去,不知带到哪里去了。

不久,一批开释的俘虏带回了侯鹏飞的亲笔信,是写给政工处长何英的:

“北平兄:

我很好,赤军极优待,这方面缺药品、棉花,计开……若干种,请向师座东公言,赶忙筹办妥,限某月某日某时派员兵亲送到某某地址某某村东头土地庙门前交货,禁绝带兵器,保证来的员兵安全回归,千万,万万,不可失期,不然赤军纪律严明,就会将我就地枪决。那便是东公缺德,见死不救,于心何忍。赤军好的很,便是纪律严,千万不可拿我性命恶作剧。

弟侯鹏飞合手”

何英拿着信交王东原。王仅仅流泪,一言不发。何英说:“不处理不可。徐已死,侯尚在,假如坐视不睬,上边更会追查。他的夫人真会来与你拼命,更无法处理了。”

王东原只好牵强容许照办了。

赤军指挥此战的,便是红六军军团长萧克。

至于侯鹏飞的结局,据何英的回忆录记载:“今后不知音讯,不知存亡了”。

战后,“见死不救”的第85团团长徐洞被革职,王东原遭到正告处置。有意思的是,这个王东原后来又当了军长、军团长、集团军副总司令、战区副司令长官等职,活了97岁。可是,在晚年,他谈及侯鹏等人被活捉之事时,仍是心有余悸地说:“不放一枪,捉去一旅长一团长,赤军不是天兵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我至今都没搞理解!”

原创此战未放一枪,一旅长和团长就被捉去!敌将活97岁都没想理解咋回事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